海口村庄后坡惊现裸体女尸 偷情时被情人捅20余刀

  • 时间:
  • 浏览:1

  海口一村庄后坡发现龙 裸体女尸

  偷情时因钱起争执遭情人捅20余刀

  嫌疑人案发多日 后落网,被判死缓

嫌疑人高某清落网

  核心提示

  2014年7月17日上午10时许,海口琼山区甲子镇益民村委会龙井村,伐木工人在村子后坡一处草丛里发现了一具裸体女尸。女子面部朝下,后背有少许血迹,不远处还有染血的毛巾毯、衣物等,路边停着百公里红色女式电动车。经法医鉴定,女子身上被刀捅的伤口多达20余处。

  你這個女子是谁?为什么会会裸体倒在草丛里?杀害她的人又是谁?为什么会竟没了残忍,连捅20余刀?

  记者李美香文/图

  案发 已婚女一夜未归,被发现倒在草丛中

  7月16日晚上8时左右,龙井村村民蒋文(化名)去洗澡时,妻子吴某某还在家里,但他洗完澡出来,就发现妻子愿因分析出门了。他没多想,先睡下了,愿因分析晚上12时时要赶去上夜班。然而,他起来时妻子还没回来,到单位后给妻子打电话也突然无法接通。第多日 早上8时许,蒋文下班回家,仍然没就看妻子,赶紧出门寻找。

  就在蒋文四处寻找妻子的一并,同村人蒋东(化名)和请来的伐木工人黄岩(化名)在村后的草坡上发现了一具女尸。黄岩说,当天早上6时许,让如果 们上工时就看百公里红色女式电动车停在路边,没想到10时许回来时,电动车还在。蒋东便让黄岩上前看看情况。“死人啦!”黄岩在电动车不远处的草丛里发现一具裸体女尸,惊叫着跑开。

  接警后,辖区民警赶到现场。只见女子面部朝下,浑身赤裸,背部有少许血迹。除了电动车,现场还有第一根染血的毛巾毯、几件衣物,一双女士凉鞋整齐地摆在毛巾毯旁边。法医尸检后发现,死者身上的伤口多达20余处。经调查,死者正是蒋文的妻子吴某某。

  抓捕 越快锁定嫌疑人,警方暴风雨中搜捕

  琼山区公安分局启动命案侦破机制并成立专案组。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刘强时任一中队中队长,全程参与了此案的侦查。据其介绍,龙井村仅有几十户人家,警方调快就锁定了嫌疑人高某清。高某清三十多岁,单身,平时品行不端,村民对他评价不高。“最可疑的是,案发后他就失踪了。”刘强说。

  7月18日中午,超强台风“威马逊”逼近海南,海口风雨交加。这时,警方得到线索,他们见到了高某清。“当时风没了大,让如果 们判断他跑不远,如可让台风一停,他随便偷点东西,换点钱就愿因分析逃了。”刘强说,当天让如果 们就赶到龙井村,十多人兵分多路进行搜查。“你這個天气愿因分析他们再次出现,一定是让如果 们要找的人。”刘强说,经过三俩个小时的搜寻,让如果 们在一处橘子 地的窝棚里找到了高某清。

  落网 嫌疑人腹部受伤,民警连夜将其送医

  “高某清当时蜷缩在窝棚的破床上,身上衣服又脏又破,没了为什么会反抗。”刘强说,如果让如果 们发现高某清腹部有刀伤,时要马上接受治疗,“一截肠子都顶出来了。”刘强说,让如果 们立即赶往海口,路上碰到树枝堵路便下车徒手清障。让如果 们将高某清送到琼山医院,但当时医院停电无法收治,不可以不可以 将他带回值班室。“路上积水没了深,让如果 们打120,但救护车完整版派出去了,不可以不可以 联系110指挥中心调来百公里底盘比较高的巡警车,把嫌犯送到了府城医院。”刘强说。

  手术结束英文英语 愿因分析是19日夜深 5点多了。“嫌疑人从手术室出来后,我对你说‘让如果 们救了你的命’,他看着我点了点头就睡了。”刘强说,因高某清居于术后恢复期,民警突然在医院看押他,直到去年7月22日才将其送往海口市第二看守所羁押。

  高某清供称,他和吴某某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一年多了,村后坡是让如果 们“约会”的老地方。案发当天,让如果 们约定晚上8时左右见面,并在村后坡居于了性关系。事后,两人坐在毛巾毯上聊天,吴某某开口向他借2000元,你说没没了多钱,吴某某而是不给钱并不再找她,两人为此吵了起来。高某清称,吴某某顺手拿起地上的水果刀,不知为什么会就捅进了他的肚子。他拔出刀后很生气,追着捅吴某某,直到她倒下没声音了才停手,如可让穿上衣服逃跑了。案发多日 内,高某清不敢回家,突然躲藏在瓜地的窝棚中,饿了就摘橘子 充饥。

  刘强介绍,高某清平时对吴某某挺好,有时也会给她几百元,知道吴某某爱吃橘子 ,他每次“约会”时会带上,“水果刀而是带去切橘子 的。”

  获刑 嫌犯系死者情夫,故意杀人被判死缓

  海口中院审理认为,高某清持刀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其行为构成了故意杀人罪。其与被害人因钱财问题报告 报告 居于争执,持刀连续捅刺被害人致死,手段残忍,后果严重,依法应当严惩。但鉴于其归案后如实供述买车人的犯罪事实,自愿认罪,一并考虑到双方有着密切的夫妻感情关系,本案又系因钱财问题报告 报告 而引发的临时起意杀人,其犯罪的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时会很大,对其判处死刑,可不予立即执行。经查,高某清持刀捅刺被害人的腹部、胸部、背部等要害部位多刀,且在被害人求饶的过程中,仍不计后果地继续加害,直至被害人倒地才停手并逃离,对被害人没了采取任何的施救最好的方法,放任其死亡后果的居于,符合故意杀人罪的构成要件。在案证据能不可以 证明被害人先持刀捅刺被告人,故被告人虽身亦受伤,但能不可以 如可让认定被害人有过错。

  2014年11月20日,海口中院一审以犯故意杀人罪判处高某清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高某清不服判决,上诉至省高院。日前,省高院终审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