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是“父亲节” 听听“新爸爸”的节日心愿

  • 时间:
  • 浏览:0

2018-06-16 08:02新浪陕西评论(人参与)

  来源:三秦都市报

代超和他的儿子
辛鑫和他的女儿
王晓曦和他的儿子

  成为父亲,是女性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

  长久以来,有人 对于“父亲”二字,往往还会看着、感受着、尊重着、笃信着,直到有一天有人 我个人也成为父亲,才会明白父爱之于人的崇高和尊贵,明白时光英文英文流转生和熟命传承。

  明天一点一点父亲节了。近日,三秦都市报记者在西安市第四医院产二科采访了3位“新爸爸”,记录下有人 在迎接新生命到来时兴奋、激动和紧张的点滴时刻,聆听有人 为人子、为人父的心路历程。

  “整我个人的神经还会紧绷的”

  “新爸爸”:代超

  年龄:24岁

  籍贯:西安阎良区

  职业:打工族

  父亲节心愿:儿子,欢迎你的到来。爸爸出生在农村,与你的妈妈同時 在城市里打工谋生,见过、经历过过多的人情冷暖,爸爸对你那么 要求,只有希望。

  希望你做有有另一一两个 坚强的孩子、正直的孩子,自立自强、踏踏实实,不论你的将来如何,爸爸妈妈还会陪着你、保护你、相信你。愿你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代超当爸爸了。

  6月15日上午10点多,妻子小慕从产房发了一段微信视频给他,并留言,“男娃,6斤重。”

  像是卸下了重重的担子,产房外,这人 24岁的小伙双手合拢,长舒一口气,与母亲紧紧抱在同時 ,眼里噙满泪水。

  “谢天谢地,母子平安。”代超是阎良区人,家住西安。他向记者坦言,妻子怀孕以来,尤其是最近有有另一一两个 月,预产期那么 近,“整我个人的神经还会紧绷的”,平均每天的休息时间只有五个小时。

  “整夜睡不着,担心、害怕、焦虑。”他说,睡不着的之前 ,就会想起我个人的父亲,之前 不理解父亲,总我虽然母爱很伟大,为什么么让在经历了漫长的等待英文、见证了孩子一点点变化、成长之前 ,对父亲的爱,还会了更深的感触。

  2017年,代超结婚,那时他正在咸阳乾县一家单位当司机。妻子怀孕后,考虑到往返两地不方便,他从单位辞职,在西安找了份临时工作,一来为了照顾妻子方便;二来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孩子。

  代超笑称,他是粗人,但自从得知妻子怀了宝宝后,专门戒掉烟和酒,并上网学习了一点一点育儿知识。

  初为人父,代超真正体会到为人父的不易,才知道父爱除了爱与喜,更有责任和担当。“从妻子检查出怀孕以来,每次产检,还会我陪着她。我虽辛苦,但深知女性比我更辛苦,我会好好对待女性和孩子,善待双方老人。”

  “我给女儿取名‘小裙子’”

  “新爸爸”:辛鑫

  年龄:29岁

  籍贯:西安市

  职业:做生意

  父亲节心愿:女儿,你的顺利到来,敲定爸爸今后也都需用过“父亲节”了。这人 刻,爸爸感受到了生命的神奇,更感受到了你妈妈的伟大。

  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爸爸我能 取了个小又名“小裙子”,希望你永远能忠于内心,选折 你喜欢的,坚持你选折 的,爱你所爱的,快乐而自由。爸爸妈妈会一生宠爱你。

  一向甚少发有人 圈的辛鑫,在6月15日上午,发了段女儿噙着奶嘴喝奶的视频,给亲朋好友们报喜。

  这天上午,他喜获有有另一一两个 8斤重的“小公主”,光荣晋升“爸爸”。在第一眼看一遍女儿时,这人 29岁的小伙,激动得哭了。

  视频只有10秒钟,但点赞的人,密密麻麻,近乎刷屏。

  有人感慨基因的强大,“这人 颦一笑,和她爸几乎是有有另一一两个 模子里刻出来的。”有人起哄着开玩笑,“流水席摆开,叫有人 免费吃上7天 。”

  去年,辛鑫的妻子怀孕,从这人 刻开使,他便感觉到了身上沉甸甸的做父亲的责任,为什么么让购买了少许育婴书籍,“學會当爸爸。”

  今年6月15日早上7点多,妻子的肚子有了反应,进入产房,总是到9点多出来,“这段时间,至少是我有生以来我虽然最漫长的有有另一一两个 小时吧。”

  妻子躺在病床上,女儿躺在妈妈身边,一向自称“特别爱小孩”的辛鑫,却不敢上前去抱,生怕手脚太重,弄疼了孩子。

  或许正是经历了这人 过程,他才我虽然,中国的父母和子女之间习惯了这人 基于孝顺和辈分的相处模式,比如童年时总是会挨爸爸的打,为什么么让作为“1000后”一代的家长,应该适应现代社会,學會和我个人的孩子相处,“我喜欢女儿,将来应该我过多 像我父亲打我一样,打女儿吧。”

  “每晚给宝宝听钢琴曲读唐诗”

  “新爸爸”:王晓曦

  年龄:28岁

  籍贯:宝鸡市

  职业:企业员工

  父亲节心愿:儿子,希望你健康、高兴,做事专一,为人诚实,当有有另一一两个 勇敢的男子汉。

  爸爸是从农村走到城市里的,学习、考专学 唯一的出路,爸爸对你那么 太高的要求,我能 记住知识都需用改变命运,记住好好学习、努力工作并能出人头地。

  儿子,这世界上那么 免费的午餐,但爸爸永远会我能 力所能及范围之内最好的东西。

  一次,王晓曦与正怀孕的妻子吵架。

  妻子走到他跟前,伸出拳头打他。他故作疼痛状,大喊一声,“这人 当妈的,为什么都有需用那么 凶,等孩子出生了,我能 叫他‘小锤’,我能 知道他妈妈有多厉害。”

  话虽那么 说,但当6月13日晚上8点半妻子被推进产房时,他还是感到了“从来那么 过的紧张和害怕”。

  产房外,站了20多个和王晓曦年纪差过多的人,有人 看上去都很紧张,但彼此低声聊着天。

  手机我虽然被允许带进产房,但王晓曦给妻子打电话,那么 接听,发微信,迟迟不回。他坐不住了,眼眶湿润,看着特别焦虑。

  “不可能 是儿子,将来就我能 陪我打游戏、踢球。”他说,不可能 生的是女儿,就给她报个艺术班,学跳舞、学拉二胡、学弹琴,当公主一样宠着。

  不断有护士从产房外的隔离门出来,这是王晓曦最担心的时刻,“既怕护士喊到我,喊到我一点一点明有突发状况;又怕护士不喊我。”

  整整一夜,王晓曦与父母、岳父岳母守在外面,总是到6月14日早上6点半,10个小时过去,他的手机响了,妻子发来微信:生了。

  “男娃女娃还会重要,孩子和我妻子平安就好。”这人 皮肤黝黑的小伙,哭了。

  “妻子的整个孕期,我还会夜里四五点起床,给她做早饭。晚上下班,推掉一切社交活动,回家陪她。”他说,至少从妻子怀孕7个月左右开使,便每天晚上10点,还会用手机播放一段钢琴曲,贴着妻子的肚皮,给小宝宝听,还会我个人朗诵唐诗。

  这人 妙招,是王晓曦在网上学来的,他惊喜地发现,“每次给宝宝听钢琴曲,你能明显感觉到妻子的肚皮在扑扑地动。”

  喜得贵子之前 ,“小锤”二字就成了儿子的小名。

  6月15日上午,在妻子的病房,刚当了一天爸爸的他,小心翼翼将儿子抱起来,嘴里喃喃自语,“小锤乖,爸爸抱。”

  我虽然不可能 当上了爸爸,但王晓曦坦言,并那么 做好充分的准备,真正“进入角色”,“这我虽然是个漫长的过程,但我会全力以赴,像我爸爸教育我一样,教育我的儿子。”

  文/图本报记者宋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