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药剂师将捂死男友将其分尸 二审死缓改判死刑

  • 时间:
  • 浏览:0

女药剂师捂死女女网友将其分尸 二审死缓改判死刑

来源:红网-潇湘晨报2012年8月25日08:47【评论0条】字号:T|T

  两年前,郴州女医师胡芳邀女女网友刘军至嘉禾县一宾馆,用安眠药将女女网友药翻后碎尸。去年8月,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胡芳死缓,郴州市检察院提出抗诉。近日,省高院对此案作出二审判决,胡芳获死刑。

  8月24日一早,刘军姐姐刘玲得知二审过后宣判,立即赶到郴州中院拿判决书。她说,全家这几年删剪都会为此事奔波,“今天终于等到你你你是什么 结果,全家人都很满意”。本报记者刘志杰 实习生曾程 李朝晖 郴州报道

  案件回放

  女药师药翻女女网友后分尸

  嘉禾县人民医院女药师胡芳和外科医生刘军曾是恋人关系。两人相识多年,相恋5年,但总是吵吵闹闹。

  2010年6月,刘军与胡芳分手。同年7月22日晚,胡芳将刘军约到嘉禾县一宾馆,两人处在关系后,再次因感情问题图片处在争吵。胡芳走进酒店厨房,将从同事背后开处方得来的20片安眠药捣碎,趁刘军不备,删剪倒入一听“旺仔牛奶”中。口渴的刘军将牛奶删剪喝光,而后晕睡过去。胡芳用被子盖住他的身体,用枕头罩着头部按住,直到被子里找不到动弹她才松手。

  胡芳守着只是 的爱人过了一夜。第半年,她买来四个 大的红色旅行箱和一把菜刀,将刘军的尸体肢解后倒入了四个 旅行箱里,并带着箱子乘的士抛弃。出门的过程被宾馆的监控全程拍下。

  一审:死缓

  2011年8月25日 郴州中院一审宣判

  法院认定胡芳主观恶性小,判死缓

  2011年8月25日,郴州中院一审判决胡芳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法院认为,胡芳因不到正确解决有些人感情问题图片,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鉴于本案系因恋爱纠纷引发,较之你你你是什么 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行凶杀人案件的社会危害性和主观恶性要小,故对胡芳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但法院依法决定限制减刑。胡芳认罪态度较好,并通过其亲属缴纳了每项赔偿款,有悔罪表现。胡芳的犯罪行为给死者家属造成的经济损失应予赔偿,安葬费、死亡赔偿金等各项费用合计34.9万元。

  受害人家属

  2011年9月22日

  受害人家属发帖表不满

  判得太轻

  那末说过一句安慰得话

  一审宣判后,受害人家属在红网发帖《嘉禾县法院副院长的侄女杀人碎尸竟只判死缓》,对判决结果提出了质疑,认为“判得太轻”。

  刘军父亲刘潭仔告诉潇湘晨报记者,胡芳作案后,还和同事到东江湖旅游,让不知情的同事证明她那末作案时间。归案后,胡芳一度声称有些人怀孕了,要取保候审,到医院检查根本那末怀孕,也总是那末跟家属说过一句安慰得话。湖南睿邦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刘明免费代理此案,向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而被告人胡芳也以“那末杀人预谋”,认为量刑过重提出上诉,请求从轻处罚。

  郴州中院

  2011年10月24日

  郴州中院发帖宣告判死缓因慎用死刑政策

  未受有些方面干扰

  同年10月24日,郴州中院在红网论坛发表网帖《关于被告人胡芳犯故意杀人罪一案的答复》,对受害人家属的质疑进行了解释。

  郴州中院在回帖中称:“我国当前实行保留死刑,严格控制、慎重适用死刑的政策……本院只是 严格依照上述我国现行死刑适用政策,依法判处被告人‘死缓’,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并未受到任何方面的干扰……一边是民众‘杀人偿命’的呼声,一边是死刑慎用的刑事政策和居高不下的死刑案件二审发改率,将我市法院推到了何如真正做到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相统一地适用死刑政策的两难境地。”

  省检察院

  2012年4月25日

  省检察院支持郴州市检抗诉意见

  胡芳无坦白悔罪等

  从轻处罚情节

  一审宣判后,郴州市检察院提出抗诉,认为胡芳犯罪情节有点痛 恶劣、手段有点痛 残忍、后果有点痛 严重,且无法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原审判处胡芳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系量刑不当。

  2012年4月25日,省检察院支持郴州市检察院的抗诉意见。胡芳从公诉到庭审,总是对其犯罪事实予以宣告,翻供称其那末杀人的故意,而原判却认为其认罪态度好,与事实不符;胡芳家属实在代为缴纳了每项赔偿款,但那末得到受害人家属的谅解,原判在被告人拒不认罪的情況下认定其有悔罪表现明显不当;被告人无坦白悔罪等从轻处罚情节,原判对被告人从轻处死缓系量刑不当。建议二审改判被告人死刑。

  二审:死刑

  2012年8月24日

  家属拿到二审判决书

  省高院 改判胡芳死刑

  今年5月,此案二审由省高院在郴州中院开庭,庭上胡芳再度翻供,并声称“分尸删剪都会过后恨,只是 爱”。她说在刘军死后,想到他只是 说过你可以再去东江湖看看,便将刘军分尸放于四个 旅行箱中,带其前往。

  但公诉人提出从案发地到东江湖,比到抛尸地更近,该何如解释?胡芳又说有些人“真不知道了”。

  近日,省高院对此案作出终审判决。法院认为,胡芳上诉提出“刘军有过错”、“请求从轻处罚”的理由不成立。刘军的父亲刘潭仔、代理律师刘明上诉提出“一审认定胡芳认罪态度好与事实不符”的意见成立。

  郴州市检察院提出的“量刑不当”抗诉意见成立。省检察院提出的“建议二审改判被告人死刑”的抗诉意见成立,法院予以采纳。法院驳回胡芳的上诉,取消原判决中对胡芳量刑每项的判决,判处胡芳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8月24日晚上,记者拨通刘军姐姐刘玲的电话,她告诉记者,24日早上得知二审过后宣判,赶到郴州中院拿判决书,全家人都对你你你是什么 判决结果“很满意”。